<b id="yqqs6"></b>

  • <u id="yqqs6"><dl id="yqqs6"></dl></u>
  • <video id="yqqs6"></video>
    <sub id="yqqs6"><dl id="yqqs6"></dl></sub>

  • <u id="yqqs6"><dl id="yqqs6"></dl></u>
  • <u id="yqqs6"></u>
    <u id="yqqs6"><dl id="yqqs6"><dfn id="yqqs6"></dfn></dl></u>
  •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期刊中心 >>傳統習俗 >> 河津市村名由來淵源及村概念起源與泛化淺考
    详细内容

    河津市村名由來淵源及村概念起源與泛化淺考

    河津市行政區劃為:三鎮、四鄉、兩辦總共143個行政村,257個自然村,有些自然村有名無實,真正名副其實的有241個。為了更好地實施黨中央,國務院大力發展文化事業的宏偉戰略,開發利用,發揮地方歷史文化魅力。傳承文明,宣傳河津,弘揚河津,把河津推向全國,推向世界,促進河津經濟發展,為河津跨飛作貢獻,把河津每個村的文化淵源,村名的由來、演變、挖掘、考證、整理、客觀真實的描述下來,是每個河津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兩年多來,我走訪了河津大部分村莊,及河谷大川,山山峻嶺,溝溝凹凹和各處名勝古跡,有典故的地域,對河津市范圍內每個村名稱的起源,演變,發展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

    河津市村名由來淵源及村概念起源與泛化淺考


    一 、河津村名的來歷淵源

    河津市每個村村名的來歷淵源經考察、挖掘、認證。大致可以分為16種。其內涵豐富,十分有趣,每個村都有一個故事,每個村對我們都是一堂很有教育意義的歷史文化課,下面把每個村的取名來源分類列開:

    (一)以姓氏命名78個

    這類村莊的名稱都是在建村時該姓人家為主體,或建村時該姓人家起了主導和關鍵作用,或在漫長的發展演變中該姓逐漸變為該村的主導體,將村名冠以該姓而立名。共三種形式:1、以村、堡、院、莊、巷、聚落地的形式立名44個,如:郭村、衛莊、馬家莊、劉村、胡家堡、夏村、吳村、楊家巷、石莊、譚莊、富家院、趙家莊、樊家莊、賀家巷、小張、郭莊、賀家莊、武家堡、邵莊、張家堡、李家堡、馬家堡、劉家堡、東、西侯家莊、尹村、黃村、牛家莊、樊村、李家莊、魏家院、史家莊、韓家院、張家巷、劉家院、樊村堡、范家莊、康家壓、任家莊、何家莊、張家莊(詹家莊)、郭家莊、西樊村。2、以聚落地的地理形貌前冠以姓氏立名26個,如:樊家坡、米家灣、高家灣、樊家峪、劉家嶺、杜家灣、丁家灣、小丁家灣、周家灣、陳家嶺、王家嶺、楊家山、楊家溝、鄭家洞、史家窯、閆家洞、曹家窯、任家窯、原家溝、張家嶺、邵家嶺、杜家溝、杜家嶺、南張嶺、阮家灣、柳壕。3、其它形式冠以姓氏立名7個,如:馬家、北張、西王、東黃、下牛、丁家、柴家。

    (二)以地形、地勢、地貌特征命名43個

    這類村莊建立時都以聚集地的地形、地勢、地貌特征為依據而立名。

    如:西梁、東梁、小梁、南梁、中湖潮、東湖潮、東坡、西坡、瓜峪、東灣、坪頭、馱腰、嶺西、上嶺西、天池、立柱嶺、東梁溝、陡坡底、大坡上、坡底、南溝、上嶺、下嶺、西嶺、南山、斜嶺、后溝、半坡、垣上、古垛坡、南坡、大溝口、琵琶垣、艷掌、堡子溝、古垛、西硙、東溝、峻嶺、上梁、窯子溝、東崖底、西崖底。

    (三)以人名命名5個

    這類村莊均以此人先遷此地,或此人對該村提高聲譽作用很大。

    如:杜卜梁、下杜卜梁、史恩莊、史惠莊、忠信

    (四)以歷史典故傳說命名11個

    這類村的立名都有一定的歷史典故和淵源。

    如:伯王、小停、伏伯。義唐、張吳、東辛封、西辛封、山王、官莊、龍門、北王。

    (五)以營生行業命名的9個

    這類村莊的名字都以自己經營行業得名。

    如:碗窩、羅家鋪、東窯頭、西窯頭、老窯頭、西窯科、黃窯科、賈木莊,皮坊嶺。

    河津市村名由來淵源及村概念起源與泛化淺考


    (六)以佛教、古跡命名10個

    這類村莊都有一定的佛教淵源或村內有明顯的古跡建筑。

    如:上市(寺)、王家塔、二郎廟、賀家塔、上化、下化、石廟梁、寺塔、北寺莊、南寺莊

    (七)以果木、植物命名10個

    如:棗坪、棗莊、棗樹院、軟棗卜嶺、柏凹、干柴坡、青草凹、南桑峪、南午芹、北午芹

    (八)駐扎軍旅命名12個

    這些地方古時均以駐扎軍隊或軍事要地而得名。

    如:蒼頭、蒼底、蒼嶺、上寨、寨上、寨里、炮樓上、興平堡、天城堡、汾陽堡、萬春堡、上寨嶺。

    (九)以意愿得名13個

    這些村都有一個美好的愿望,讓本村幸福美好,永遠平安,興旺發達。

    如:官莊、新仁莊、北辛興、南辛興、新興、旭紅、東光德、西光德、永安、常好、常好堡、太陽、太陽堡。

    (十)以方位命名8個

    這些村都在建筑集居地四周及關卡處。

    如:東關、西關、城北、城關、吳家關、米家關、前城里、后城里。

    (十一)以牲畜命名的3個

    如:羊凹、羊莊、羊馬坡。

    (十二)因派生命名9個

    這些村都是派生分化而新得名

    如:清澗一村、二村、三村、四村、小丁家灣、辛莊、百底新村、人民村、新趙村。

    (十三)因有特殊標記命名14個

    這些村都有自己的特殊標志。

    如:干泥坪、黃路道、甘泉溝、園子溝、天池、要線、蘆莊、干澗、固鎮、雙井村、清澗、柏疙瘩、船窩、喬子溝。

    (十四)以特定的地理方位命名10個

    這些村莊的處地都有其特殊的地理方位。

    如:西莊、南原、北原、上院、下院、南里、北里、南方平、北方平、東堡、東崖底、西崖底、南村。

    (十五)其他形式命名5個

    如:劉西咀、莊頭、百底、修村、沙樊頭。

    (十六)歷史原因改名

    如:三遷,因黃河改道從西往東搬遷三次而定。

    修村,文革前叫修仁村修仁,是因薛仁貴而命名,文革中批仁、義封建禮教而去掉仁字叫“修村”。

    河津市村名由來淵源及村概念起源與泛化淺考


    二、村概念的起源及村的泛化

    中國最早的字書《說文解字》中沒有收錄“村”字,此前的文獻中也不見“村”字。看來秦漢以前還沒有“村”這種說法和組織,但其有村的原形“邨”字,《說文解字》和《玉篇》都將“邨”的含義釋為地名,是一種泛稱。

    依據文獻記載,“村”字及具體村的名稱最早見于東漢中后期。村的早期形態在先秦時已經存在,廬、丘、聚是村的三種主要來源形式。南北朝時期是“村”的名稱泛化時期,村開始具備社會意義,這是“村”進入國家地方行政體制并成為一級基層組織單位的必要條件。

    相關材料表明,南北朝時期“村”的具體名稱的出現有一定的地域性。而唐代明文規定,所有野外聚落統統稱為“村”,并規定村為一級行政組織單位,使村的含義有了質的變化,這在歷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在村的名稱正式誕生—即東漢中期以前,我們可將其稱之為村前時代。此時村的早期形態名稱各異,稱乎著多。

    《說文解字》云:“廬,寄也。秋冬去,春夏居。”到了后來,農民慢慢地向田野遷徒,廬似乎已經成了農民的經常住所。《詩經.小雅。信南山》云:“中田有廬,疆場有瓜。”東漢鄭玄箋云:“中田,田中也,農人作廬焉以便其田事。”《漢書食貨志》:“在廬曰廬,在邑曰里。”注曰:“廬各在其田中,而里聚居也。”這樣上古時的農人就有了兩處住所,春夏時白天在田野耕作住在田中所搭建的廬中,晚上回到城里聚居。

    還有一種聚落名為“丘”。《說文解字》云:“一曰,四方高中央下為丘。”《玉篇》云:丘.……虛也,聚也。”根據以上兩種解釋:一是居住的丘里位于山坳里。也有人以為根據字形“丘”是高出地面的土穴,就像一座小山包。《莊子雜篇》則陽章有關于丘內部組織的記載:“少知問于大公調曰:何為丘里之言?”大公調曰:“丘里者合十姓百名而以為風俗,合異以為同,散同以為異。”這就說明丘里是由數個不分族姓的個體居民聚居在一起而形成的居民點,因居住在丘里又有“丘民”的稱呼。

    聚是村的又一個早期形態。聚本來就是“聚攏”、“聚集”之意。《說文解字》云:“聚,會也。”正義注曰:“聚——為村落也。”在《后漢書•郡國志》中聚有50多處,可見聚落廣泛盛用。

    通過對這些早期聚落情況的考察,村并不都是自然形成,也不單獨是“從古代城市中分離出來的”。村的成因有多種,一是以廬為形式的聚居地發展而來,一是以丘為形式的自然聚居地發展而來和以人為規劃安置聚居地形式發展而來。

    魏、晉南北朝時期(包括隋朝)是“村”概念的泛化階段。這一時期以村為概念的聚落大量出現,“村”概念的使用和分布范圍逐步擴大。逐漸取代其他稱謂并成為所有野外聚落的統稱。

    村為一種聚落名稱,與邑、堡、塢、屯等魏晉南北朝時期具有鮮明時代特色的聚落名稱連用或互用,并成為并列同義詞。

    村與邑。《宋書•潘綜傳》云:“孫恩之亂,妖黨攻破村邑,綜與父驃共走避賊。”

    村與堡。《晉書•李特載紀》云:“是時,蜀人危懼,并結村堡,請命于特,特遣人安撫之。”

    村與塢。《魏書•釋老志》云:“涼州自張軌后,世信佛教。敦煌地接西域,道俗交得其舊式,村塢相屬,多有塔寺。”

    村與柵。北魏《元襲暮志》云:“尋除后將軍河東太守。于時此郡,兩接羌虜,北連胡寇,絳蜀乘間,逐相扇誘,屠村破柵,驟其小利,兇勢既張,頑守郡邑。”

    村與屯。《宋書•蕭思話傳》云:“二十八年,亡命司馬順則詐稱晉室近屬,自號齊王,聚眾據梁鄒城。又有沙門自稱司馬百年,號安定王,亡命秦凱之、祖元明等各據村屯以應順則。”

    魏晉南北朝時村名的泛化不單單在中原政權的直接統轄區,在邊蠻,在胡地,在幫屬,甚至佛教用語中聚落都用村來替代。

    民族區域:蠻地,《宋書•自序》云:“元嘉二十二年,世祖出為

    撫軍將軍、雍州刺史。天子甚留心,以舊宛比接二關,咫尺崤,陜,蓋襄,陽之北捍,且表里強蠻,盤帶疆場,以亮為南陽太守,加揚武將軍。邊蠻畏服,皆納賦調,有數村狡猾,亮悉誅之。”

    胡地:《北史•爾朱榮傳》云:“敞字乾羅。彥伯之誅,敞小,隨母養于宮中。年十二,敞自竇走至大街,見童兒群戲,敞解所著綺羅金翠服,易衣而遁。追騎至,不識敞,便執綺衣兒。比究問知非,會日已暮,由是免。遂入一村,見長孫氏媼(ǎo),踞胡床坐,敞再拜求哀,長孫氏愍之,藏于復壁之中。”

    幫屬區域:流求國,《北史•流求傳》云“流求國,居海島。國有四五帥,統諸洞,洞有小王。往往有村,村有鳥了帥,并以善戰者為之,自相樹立,主一村之事。”

    佛教界域:《高僧傳•釋慧彌傳》云“時至則持缽入村。食竟則還室禪誦。如此者八年。”

    《百喻經》云:“昔有一聚落。去王城五由旬。村中有好美水。王敕村人。常使日日送其美水。村人疲苦,悉欲移避遠此村。”

    上述諸列證反映出在南北朝時期“村”已經成為聚落的主要代名詞,村的具體名稱的適用范圍隨著封建政權實力圈的擴大而擴大。村名的出現有其時代范圍,與該地域是否已經正式“進入”封建王朝的直接統治有關。

    總之,魏晉以來“村”概念的使用已經泛化,“村”的分布區域隨著華夏文明區的擴大而不斷擴大,最后終于跨越了具體名稱的時代界限。到了唐代,“村”成為所有野外聚居的統稱,并且成為一級行政組織單位。從此,“村”更被賦予以社會制度的意義。


    站群導航
    版權所有:《文化產業》雜志社    糾錯電話:0351-4120998 郵 編:030001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迎澤區柳巷南路云路街2號  投稿郵箱:whcytg@163.com

    晉ICP備2021019266號-1 | 國內統一刊號 CN 14-1347/G2 |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4-3520

    廣告經營許可證號 1400004000083 | 郵發代號 22-415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12377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法律顧問:郎俊杰/山西晉商律師事務所

    www.lebadaa.com copyright 2017-2025

    技术支持: 蒼鼎天下 | 管理登录
    分享按鈕
    少妇AV无码专区无